扬州家养“野味”多达16种果子狸最赚钱养殖技术

本站原创 养殖技术

扬州家养“野味”多达16种果子狸最赚钱养殖技术关难过

  野鸡、野鸭、果子狸、豪猪、野猪、蛇等16种“野味”都有家养的了。记者连续两日跟随市野保站工作人员走访“野味”驯养基地发现,虽然家养的“野味”种类多,真正赚钱的并不多,大多数养殖基地处于“保命”状态。另外,人工驯养的野生动物绝对数量少,市场上的很多“野味”还是偷捕的真正的野生动物。

  2003年,国家林业局公布了梅花鹿等54种人工驯养繁殖技术成熟、可商业性驯养繁殖和经营利用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单。

  其实,早在2003年前,全国各地就兴起一股家养“野味”的热潮,扬州也是其中之一。市野保站王学武介绍,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,扬州就有家养“野味”了,最多的时候,扬州有20多个“野味”驯养基地;但目前只有10多家了。

  野保站站长助理郝奇林介绍,从统计来看,截至目前,扬州家养“野味”有16种,分别是梅花鹿、野猪、豪猪、果子狸、蛇、鸵鸟、野鸡、野鸭、禾花雀、火鸡、石鸡、珍珠鸡、黑水鸡、大雁、蓝孔雀等。

  最初驯养较多的是梅花鹿,后来驯养品种逐渐增加。“虽然有54种野生动物可以驯养繁殖,但从扬州的环境来看,一些并不适宜在扬州驯养繁殖,比如鸵鸟,在扬州就很难繁殖,虽然可以产蛋,但很难孵化。目前,驯养的鸵鸟都被用来观赏了。”

  郝奇林介绍,从数量上来看,人工驯养繁殖的野生动物大多数量还是很少,市场上见到的“野味”大多还是偷捕的,如野鸡、野鸭等。

  走访中,养殖技术记者发现不少家养“野味”基地面临生存危机。仪征一家梅花鹿驯养繁殖基地负责人告诉记者,从去年以来,梅花鹿加工产品销量减少了一半,主要是公款吃喝少了,影响了销路,“以前,在消费旺季每个月销往上海的量有七八十万,但现在一半都不到了。”

  在另外一家家养“野味”基地,虽然驯养有梅花鹿、野鸡、鸵鸟等多种“野味”,但销量“都是私人老板来买一点”,仅能维持驯养繁殖的成本。

  王学武认为,家养“野味”属于一种比较高档的消费,随着国家狠刹公款吃喝风,野生动物驯养繁殖正在全面洗牌,“市场不好的,养殖户很快就养不下去了,关门歇业是迟早的事情。罗氏虾的野生动物驯养繁殖一定要根据市场行情来走,不能一时冲动,觉得某种野生动物好驯养繁殖就去养,结果养了后发现没有市场,卖不出去,就走进死胡同了。”

  王学武说,目前扬州野生动物驯养繁殖产业的年产值在1亿元左右,而整个江苏省的产值是80亿元,“这说明扬州的野生动物驯养繁殖还是比较滞后的,但同时也说明这个产业大有可为,关键在于怎么去发展。”

  高邮一家果子狸驯养繁殖基地负责人葛永辉介绍,只要养殖技术过关,一只果子狸能赚大几百元。

  这家果子狸驯养繁殖基地目前繁殖有近2000只果子狸,到年底时,一只能卖到1000多元。

  “关键在于果子狸的繁殖技术。”葛永辉介绍,如果繁殖技术不过关,果子狸就不能繁育,驯养肯定会亏本;如果一胎只生一只小崽,也赚不了钱;如果一胎能生3只以上小崽并全部成活,盈利就有保证了。

  葛永辉说,目前难就难在繁殖技术上,“虽然我有10多年的养殖经验,现在还不能说完全掌握了果子狸的繁殖技术。不久前,小崽出生后,死亡率很高,想了很多办法才克服。”

  王学武说,从目前来看,果子狸的驯养繁殖技术相对成功,想学养殖技术更重要的是,果子狸目前不愁市场,“一方面,果子狸驯养繁殖很难,现在养成功的非常少;另一方面,果子狸的市场主要在广东,而且已经走入寻常百姓家。因此,虽然狠刹公款吃喝,但对果子狸市场影响不大。可以说,只要有果子狸,就不愁卖不掉。”

  葛永辉说,目前果子狸的市场是卖方市场,特别是冬天,非常紧俏,“人家给我打电线只果子狸啊,我说不得货呢,对方就会说那帮我调10只,养殖泥鳅,好歹撑个门面呢。”

  王学武说,野生动物驯养繁殖有很重要的意义,比如梅花鹿,原本是一种濒临灭绝的动物,但经过人工驯养繁殖,现在种群数量有了很大突破。但另外一方面,野生动物驯养也需要规范,以杜绝披着合法的外衣干着犯法的事,“比如有人名义上搞养殖,但实际上从偷捕人手中购买真正的野生动物。”

  王学武介绍,野生动物驯养繁殖需要有合法的手续—野生动物繁殖许可证。但不是任何动物都可以驯养繁殖,比如有人想养青蛙,但政策上肯定是不允许驯养繁殖的,现在偷捕青蛙的人多,一旦允许驯养繁殖,偷捕野生青蛙的情况就很难查处,“一允许,市场上卖青蛙的人就都会说卖的是家养的青蛙。”

  目前,市野保站对现有驯养繁殖的野生动物进行全面核实,一旦发现有把偷捕的野生动物当作家养野生动物的,一律注销野生动物驯养繁殖许可证。另外,所有许可证都实行一年一审。